主页 > 今日乐园 >为左影相,可以去到几尽?谈谈摄影道德的10宗罪 >

为左影相,可以去到几尽?谈谈摄影道德的10宗罪

2020-06-15 来源:今日乐园   |   浏览(686)

为了拍摄一张旷世杰作,背后所付出的心血外人未必理解;然而有些时候,若太过追求靓相而忘记(甚至刻意违反)摄影道德,所引起的后果,可能连相片带来的名利也补救不了。纵使这样,仍然不断有人继续做出类似行为,难怪阿宝会说:

1) 违反禁止摄影/闪灯/脚架规则
一些场所例如动物园、博物馆、文化遗产,列明禁止使用闪灯/脚架/甚至摄影,是有它的原因,主要是想保护场地或动物免受伤害。最近一些地方亦开始禁止自拍棍或航拍,看看早前日本姬路城被航拍机撞击的新闻便明白为何了。

*Image from 新户新闻

2) 不理被摄者感受/侵犯私隐
街拍其一个主要题材是路上的陌生人。但是并非所人都愿意被不认识的人拍照,因而产生反感。至于以下这种拍摄手法,小弟便不敢恭维了。

即使是拍摄熟人也一样,例如孩子,若他们不喜欢,但却要被迫影相,结果只会令他们对摄影越来越抗拒。更何况找来靓毛摄影师拍情色写真集赚钱…

3) 对他人构成不便
拍友争靓位影靓相阻住其他影友固然不对(我也试过在靓位太投入影耐左被投诉),阻人搵食就更加罪大恶极。像婚礼,主人家都已经请了专业摄影师,仍有很多宾客只顾拿着相机/手机+自拍棍+闪光灯拍照,阻碍摄影师工作。
*Image from Corey Ann

4) 一心只为R jetso(贪便宜)要求免费赞助但又看不起摄影师的客人
最近的妈妈会以like代工资并声称商机无限事件,相信大家都耳熟能详,在下也无需多解释。不知何时开始,我们都喜欢了Rjetso,可能小时候常常听的那句「执输行头,惨过败家」已经植入脑袋深处化成潜意识吧?贪便宜是人之常情,但事件中的「被告」更大问题是,对摄影师欠缺尊重。自从数码科技令到摄影普及化后,大众似乎产生了错觉,以为摄影是一门很容易的工作,「阿猪阿狗」也能做得到,于是把它越看越低。然而真正的专业摄影,并非一般人想像那幺简单,专业器材、影楼、电脑需要资金,拍摄需要技巧(除非你真的没有要求),前期準备,后期製作需要时间。一辑专业水平的作品,和业余人士拍的照片,质素是有区别的,这就是付出金钱所得到的service。既然不捨得花钱,或者不懂得欣赏,那便乾脆不用请摄影师了,自己拍摄吧。

5) 为了入行免费接工作的新手摄影师
有供必有求,市场上有这样的客人,是因为有愿意免费工作的摄影师;若所有行家都坚持收费,客人没办法只能比钱。问题又回到,数码摄影普及化后,器材成本下降同时质素上升,用入门FFDSLR加副厂镜头已经足够拍摄一般照片。门外汉抱着「摄影是一门很容易的工作」心态入行想分一杯羹,为了储portfolio而免费工作。我不是一竹竿打一船人,当中一定有些具备成为专业摄影师的条件,也有不少成功例子,但更多的是有心无力,很快便被淘汰。当越来越多这种免费摄影师出现,市场生态便会遭受破坏,连带其他专业摄影师也会受牵连,个别行家更因为捱不下去而选择轻生。

6) 化身网上判官,拍照上载然后号召网民进行公审
近期大热的关爱座事件,令到人心惶惶,很多人宁愿站着也不敢坐关爱座怕被人拍照放上网。像这张照片:

*Image from HK Golden / photoblog.hk

表面上好像是年轻人不对,但原来真相是,关爱座旁边有空位但妈妈却不知为何站着不坐,还有就是拍照上载者是孩子的爸爸,把这种误导人的照片放上网到底背后有何目的呢?

很多时候,我们所看见的,只是事情的部份,并非全部,一时间很难定对错;让座与否,背后有其原因,可能当时人受了伤或患病;外人只凭片面之词便群起围攻,这和网路欺凌又有何分别?

我平时带着5岁的儿子乘搭交通工具,遇到让座的机会很少,其实这样对他更好;孩子从小日子便过得太舒服,养成惰性,反而害了他;相反舜舜看见老人家还会主动让座,不只令我感动,其他乘客看见也很高兴。

7) 破坏环境/生物
践踏、摧毁花草,摆拍和虐待小动物,一窝蜂涌去热门地点拍照然后留低大量垃圾,这些行为令人反感,甚至影响公众对摄影人的印象。

*Image from 沙游记/攀山摄水

8) 对自己或他人构成危险
对于业余爱好者来说,摄影只是兴趣,为了拍照而受伤,那又何必呢?自己一个人及有经验的话还好,若和朋友/家人一起,更应该加倍小心,避免他们遇上意外。转贴两则来自photoblog.hk的报导:

游客打开车窗拍照,被狮子扑进来咬死了
岁少女火车顶「终极自拍」触电身亡

以下这段影片,有拍友在单车比赛途中把镜头伸出赛道结果导致单车选手受伤,实在令人髮指。

9) 造假
一些摄影比赛列明严禁造假,但还是有人以身试法,最终还是被揭发。
*Image from 台北摄影学会

10) 偷相
比造假更严重是偷相。觉得照片美,可以学习它的技巧,自己试拍,但连这也懒得做直接偷相当成自己的作品,又或者偷来做其他用途(例如内容农场),是最缺德的行为,绝对不能原谅。

被偷相摄影师:徐圣渊

总结
最后引用两个经典例子让大家反思一个问题:到底摄影有几重要?重要到什幺地步连道德也可以不顾?何时应该放手?

1) 摄影师Kevin Carter在苏丹拍摄饥渴交迫的小孩被秃鹰在后方虎视眈眈的照片,夺得普立兹奖,但Carter在3个月后自杀身亡。


*Photo by Kevin Carter

表面上Carter好像对小孩袖手旁观,真相是,当时他和其他摄影师跟联合国救援组织一起工作,组织的飞机到当地派发食物给居民,相中孩子的父母正忙着领食物所以没有空照顾她,而Carter拍照后亦把秃鹰赶走。但是公众和舆论,工作和生活,一幕幕挥之不去的残酷画面,对他构成的压力,再加上挚友刚离世不久,终于令他崩溃。以下是他的遗言:

“I am depressed … without phone … money for rent … money for child support … money for debts … money!!! … I am haunted by the vivid memories of killings and corpses and anger and pain … of starving or wounded children, of trigger-happy madmen, often police, of killer executioners…I have gone to join Ken if I am that lucky.”

2) 摄影师Al Diaz在公路上遇见女士求救,选择放下相机先替婴儿寻求协助,待情况稳定后才远离现场低调拍照,最后获扮人道主义奖。
https://nppa.org/news/al-diaz-given-nppa-humanitarian-award

*Image from NPPA

 

伸延阅读:
不拍,才是摄影最难的技术
不要去偷照片,要偷学摄影者的心

 


 

我的

我的Blog

我的相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