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科技观点 >石上搭屋喝山泉水煤灯照明‧一家三口与墓为邻 >

石上搭屋喝山泉水煤灯照明‧一家三口与墓为邻

2020-07-27 来源:科技观点   |   浏览(398)
石上搭屋喝山泉水煤灯照明‧一家三口与墓为邻(槟城27日讯)52岁市井小民何成万多年来努力工作赚钱,只为求得一家三口的三餐温饱、有瓦遮头。然而,逆境却数度无情降临,教他们日子难过。他先是因3次车祸伤及左肩而无法工作,后来又面对祖屋因遇发展洪流而被拆除的窘境;接着,他再因老闆宣布工厂倒闭而失去工作。在无力缴付昂贵房租下,他唯有在义山芭林内的一块石头上立起柱子并铺上防水布,就这样一家三口“蜗居"于此,日日与坟墓为邻,渴了就喝山水解渴,天黑了就用煤油发电机照明,就这样一住4年,成了名副其实的“城市野人"。古人有云“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何成万虽遇车祸逃过鬼门关后,不但没有获得后福,反而霉运连连。他接受《》访问时说,因他受教育不高,过去一直都是替父亲工作,帮忙扎铁、造锌板围篱,没想到好景不常。父亲去世后,他不但连工作丢了,还一併失去住所。父亲逝世祖屋被拆“我和6名兄弟姐妹、一家大小与父亲原是同住在垄尾3号屋,但父亲逝世后,祖屋就面临被拆除的命运,发展商赔偿我们4万令吉后,家人在分产后也就各分东西,我则带着妻儿租下一个单位生活,并四处打散工赚钱。"何成万说,早前他骑摩多载送13岁女儿上学途中,被一辆冲出街道的车子撞倒,以致左肩受伤,至今无法做粗活,不过,幸运的是他后来在芭里找到一份照料鱼池的工作。“养殖厂老闆是利用山水养鱼,不过,老闆因面对亏损而一直拖欠我的薪水,最后,他更宣布关闭养殖厂,叫我不用做了。"就在何成万感到前途茫茫时,房东又指称已卖掉房子,导致他们一家三口再度流离失所。眼见自己已无能力长期缴付房租,他转而向有园地的友人求助,结果,对方同意让他到垄尾福建公冢内的芭林内搭篷“寄住",从那时起,他也就携妻女“入山"生活。何成万是在一块大石上,用锌板、木条和破布就地取材搭建石头屋,旁边有一个由木板搭建而成的“厕所",虽然厕所散发浓浓异味,但他们仍在厕所前煮食。不是“守墓人"却与坟墓为邻,何成万一家在过去4年来已无所畏惧,重要的是有一处赖以生活的落脚处。他披露,这些日子以来,他们都是饮用山水、以煤油发电机照明。女儿煤油灯下读书“石头屋"的居住环境恶劣,沿路垃圾处处,还有蚊虫滋生的水桶。偶尔山蛇及成群野狗出没,更没有水电供应。何成万披露,每逢入夜后,女儿只能靠煤油发电的电灯读书,犹如回到古人挑灯夜读的年代。《》记者与垄尾区州议员杨顺兴日前下午在两名热心读者的带领下,沿着杂草丛生、冒着随时有蛇出没的风险,徒步越过只容脚车和摩多川行的垄尾福建公冢小路,并越过墓地、走入种满香蕉和香茅等植物的山芭和数个养殖渔池,去探访“城市野人"。除了清明节,平常公冢四周人烟稀少。抵达目的地后,只见飞蚊、蚂蚁在食物上游走,垃圾满地,卫生情况恶劣,连杨顺兴看了都直摇头。妻半夜回家‧危机四伏除了卫生条件极差,山林里四週无人,不安全成了何成万一家三口面对的最大问题。当地一到入夜便伸手不见五指,令每晚凌晨一时下班骑脚车回家的何成万太太暴露在危险当中。据记者经验,只要在夜里越过公冢继续前进芭林,将会让人陷入一片漆黑之中至少5分钟,一步一惊心,险象环生。然而,何成万的妻子却每天这样仅靠大马路路灯的有限照明穿过阴森的公冢,回到芭林的家。何成万说,芭里的七八只土狗每天午夜都会固定在公冢路口等候太太,并当太太的“保镳"一路护送太太回家。“我知道野居山林非长久之计,也担心会有不法之徒起歹念,在附近埋伏攻击太太,但要申请人民组屋实在不容易,我们是有苦自己知。"盼申请人民组屋“我从来没有也不会寻求任何政党或议员帮忙,但如果有人愿意帮忙,我只想成功申请到一间人民组屋,让妻子和女儿住得安心一点,就只是这样。"百物腾涨,楼价高企,小市民没能力置业,何成万自认受教育不高,不懂如何申请州政府人民组屋。更惨的是,他竟怕太太无法适应外面人多的世界、不懂如何使用组屋的升降机而迟迟不作申请。“多年来很多人叫我申请,但大家也说很难的,多数得不到。我心里都不懂怎样,所以拖到现在。"何成万感慨,他与妻子胼手胝足的工作,却连一个遮风挡雨的容身之处都没有,也不敢去想能拥有一个“像样"的家。提到屋价,他未想就先怕,因为他根本无力供屋。“别说供屋,外头租房每月200多令吉,不包水电,对我来说已很吃力。"忧安全‧不让女儿住芭内深知住在山里不安全,何成万近几年来已不敢让13岁女儿与他们夫妻同住芭林内,以免有事发生时,叫天不应,叫地不灵。因此,他曾让女儿寄居在自己的妹妹家,偶尔才让女儿到芭林共聚天伦。不过,基于一些原因,他的女儿最近又搬回芭林与他们同住。看着13岁女儿长得亭亭玉立,何成万夫妇担心石头屋的环境对女儿的学习与安危带来不利,希望能够儘快入住政府人民组屋。妻兼二职扛一头家何成万自养殖厂倒闭后,如今只是偶尔替人打散工赚取微薄收入。目前,一家三口的生计主要是靠妻子一人身兼两份工作维持。何成万说,太太每天早上8时出门去做家庭帮佣,下午到晚上就在麵档工作直至凌晨一时。“儘管太太每天做两份工,但她每日收入只得区区45令吉。一人工作3人吃,如果要租房买屋按当前的市价,肯定难以负担,还有女儿的教育费呢?"议员:协助申请组屋垄尾州议员杨顺兴到山林探访何成万后,对垄尾山区竟藏有“城市野人"感到惊讶。他说,他将尽力协助何成万申请入住政府人民组屋,同时也会协助他找一份适当又固定的工作。“我希望在替何成万找到栖身之所之后,能为他的女儿提供良好的成长环境。"听到杨顺兴将替自己尽力申请人民组屋后,何成万眉宇间露出一丝不安,而不是开心。原来他担心负担不起人民组屋的租金,后经杨顺兴的解释下,他得知人民组屋的租金一个月不到100令吉,加水电费也不超过200令吉后,顿时鬆了一口气。‧2012.07.27
相关文章